自由時報記者羅正明/中壢報導〕來自清寒、單親家庭的雙胞胎姊妹花蔡佐俐、蔡佑柔,就讀桃園縣啟英高中時積欠了五學期學費,不過校方仍發給畢業證書,讓她們畢業。兩人畢業三年來,每天拚命工作十二小時,各存了二十萬元,昨天返校還錢,董事長王美只感動落淚地說:「書真的沒有白教!」


失業母失聯 繳不起學費



蔡佐俐、蔡佑柔的父母沒有結婚,生下兩人後,監護權歸母親,但已失聯多年,兩人跟父親同住。進入啟英後,父親失業,繳了一學期學費就再也繳不出錢來,沒有監護人又無法申辦助學貸款付學費,生活艱困。



兩姊妹說,當年窮得連健保費都付不出來,生病時,熱心同學家長開的藥局會免費提供藥物,中午甚至會多做兩個便當,帶到學校請她們吃,幸好當時的董事長吳慶堂開辦愛心便當,免費提供午、晚餐給清寒學生,才解決沒錢吃飯的窘境。



每天工作12小時 拚命存錢



蔡佐俐畢業時考上萬能科技大學,但因沒錢繳學費而作罷,蔡佑柔則決定先賺錢幫姊姊完成大學學業,沒有報考大學,姊妹情深令人動容。



兩人說,畢業三年來,她們刻意挑選薪資較高的電子工廠大夜班,每天晚上八點做到上午八點,工作十二小時,每月分別可賺到兩萬五千元或三萬元薪水,再各自儲蓄一萬元,扣除房租、水電等開銷後,每餐只能花六十元,如果存不到一萬元,下個月再節衣縮食補到一萬元,東省西省的,三年終於存夠積欠的學費。



兩人說,爸爸目前開「白牌車」為生,收入不穩定,一家三口也因工作地點不同,分三地租屋居住,她們雖已賺錢,但仍沒有能力奉養爸爸。



兩人返校還錢 校董很心疼



二十一歲的姊妹花,昨天返校還錢時,前董事長吳慶堂說:「早已忘掉欠費這件事,當初告訴兩人先讀書,有錢再慢慢還,兩人卻先賺錢還學費,讓人感到心疼。」



兩人畢業時,校方沒要求簽下借據,兩人一度承諾以後會按月還五千元,吳慶堂擔心還太多,兩人會忙著打工、沒時間讀書,建議兩人只要還兩千五百元就好了,後來姊妹私下決定,賺夠了錢再一次歸還,並未按月付款。



其實兩人不知道到底積欠多少學費?各自帶二十萬元還錢,校方大方減免課輔費等雜支,結算後兩人各欠款十三萬餘元,退還了每人六萬多元,姊妹打算定存,做為未來就讀大學學費。王美只說,學校收下二十六萬六千多元,將做為兩姊妹的助學基金,只要兩人考上大學,每月就各給一萬元助學金,鼓勵她們向上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羅婕 的頭像
羅婕

心媽的部落格

羅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